1997年,我7岁。 大院里住着一个女人,穿鲜艳的裙子,戴闪亮的耳环,每逢周末,还会抹上鲜红的口红。 在我的记忆里,她实在太漂亮了,以至于我整个童年,总是有意无意地模仿她的动作。 但大院里的成年人不这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