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百多年前有一位女子,既非大美人,亦非大才女,林语堂却说她是“中国文学上最可爱的女人。” 在那个注重礼教的年代,她女扮男装,和丈夫一起偷跑到街上游玩; 大家都想女孩子听听话话,她却能言善辩,和...